韩承志: 成就软件梦想 引领创业之路-新万博_新万博体育 

新万博


当前位置:新万博 > 产品中心 >

新万博

新闻中心

韩承志: 成就软件梦想 引领创业之路

更新时间:2019-04-20 20:17点击次数:

  在走进办公楼大门第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山东国子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韩承志让人挂上了“因为专注,我们更专业”几个大字。这是他们的发展理念——严谨、专注、责任、卓越。

  专注,是很多企业特别是技术型企业很喜欢打的口号。即使在“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的互相网时代,“教父”雷军写下的“专注、极致、口碑、快”互联网思维“七字诀”,也把专注放在第一位。

  在许多发展起来的技术型企业转型做商业的时代,韩承志却依然专注软件。从上大学,到后来创立国子软件,公司今年8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整30年,韩承志做的都是他的老本行。

  他专注于软件里的几个分支——教育教学管理和行政事业资产管理。他的软件装进了全国成千上万所大学、中高职学校、普通中小学校,还服务着包括全国政协、最高检、中央党校、国家信息中心等在内的上万家机关事业单位。2018年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刚刚闭幕时,国子软件就因对会议组织服务工作的有力支持而收到了来自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发来的感谢信,这封感谢信饱含了全国政协对国子软件的充分肯定。

  谈到自己热爱的软件业时,韩承志神采飞扬,甚至忘记了时间。采访到了12点,办公室同事已起身去吃午饭,他还在会议室谈自己关于中国软件业如何弯道超车、芯片等核心技术如何不受制于人的思考。

  韩承志当年以全县高考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走进了名校——南开大学,选择的专业是微电子。

  微电子是什么?微电子是搞集成电路设计和生产的,也就是几个月前中兴事件引发全国讨论的焦点所在——芯片。

  出生在山东临沂费县农村的韩承志,刚上大学时,根本不知道微电子是干什么的,但韩承志很快喜欢上这个陌生的专业。当时是中国集成电路设计和生产起步的前夕,这个专业在找工作时几乎没有对口单位。那时全国只有无锡有一家和集成电路相关的国有企业,他们班最后还没有一个同学去,因为人家不招人。

  很多时候,现实比理想更能逼迫一个人做出改变。毕业后,韩承志进入了计算机硬件行业,后又因个人兴趣,也是机缘巧合,他专注地做起了计算机软件。但即使30年后,他依然很关注微电子产业。

  去年11月份,他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颇有标题党意味的文章——《这位带着秘密“武器”的中国老人突然回国,美国人慌了!》,还加留言说:虽然我的微电子专业白学了,但为我国的微电子产业突破而兴奋!

  文中的“中国老人”叫尹志尧,在硅谷从事半导体行业20多年,曾任世界最大的半导体设备企业美国应用材料公司的副总裁,被誉为“硅谷最有成就的华人之一”。13年前,60岁的尹志尧放弃了美国百万美元年薪的工作回国创业,创立中微半导体设备公司。而在不久前,中微半导体自主研制的5纳米等离子体刻蚀机经台积电验证,性能优良,用于全球首条5纳米制程生产线。据了解,刻蚀机是芯片制造的关键装备之一,中微突破关键核心技术,让“中国制造”跻身刻蚀机国际第一梯队。

  采访当天,没顾上吃饭的他思考的是:“中兴事件万幸是发生在和平年代。如果发生在战争年代,芯片这样的核心技术一旦被‘卡’,完全受制于人,后果会怎么样?”

  对于公众来说,中兴事件的“不敢想象”刚刚才暴露出来,而类似的担心,早就在软件行业一次次被提起,尤其是在操作系统,不论是当初的电脑还是如今的手机。

  20世纪80年代末,计算机在中国刚起步,计算机专业是大热,韩承志对软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但学校只开了Fortran一门计算机语言课,他就从图书馆里借书,自学了C语言、Basic,还有数据结构、操作系统等等。

  但韩承志大学毕业后,一开始还是没有机会从事自己喜欢的计算机软件行业。他到了济南一家名为“华福终端”的合资公司。公司由浪潮、当时的山东电视机厂和一家国外企业合资成立,主要生产计算机显示器,为浪潮的计算机做配套和出口。

  那时公司老板确定了做中文操作系统和教学辅助软件的两个研发方向,并组建了一个软件开发小团队,韩承志是主力队员。

  当时,中文操作系统已经有了CC-DOS。由于CC-DOS采取的是非直接写屏技术,存在速度慢、英文软件汉化效果差等很多问题。公司当时的业务是和一家在中文操作系统有相当成绩的台湾公司合作,把繁体中文转换成简体中文,并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一些工具。

  差不多一年后,产品出来了。他们突然发现,市场上出现了一款名为UC—DOS的和WPS捆绑在一起的中文操作系统。韩承志他们做出的中文操作系统已经跟不上市场,这个产品只卖了一两套,甚至没有真正推向市场,就夭折了。于是,他们把精力转向教学辅助软件。这个产品同样没有给公司带来收益。

  1997年,是电脑走进普通人办公桌和书房的开端,也是山大路科技市场勃兴的起点。那时,从科技市场买CPU、主板、内存、光驱、软驱等,配上机箱、电源,组装电脑,是一门看似颇有技术含量的活,也叫“攒机”。之后很多年,山大路科技市场存在大量以“攒机”为生的公司。

  当时,韩承志和朋友开的是计算机公司,业务之一也包括“攒机”,但他觉得还应该做一些更有技术含量的活儿。

  这时候,他写教学辅助软件的经历起了作用。他们代理了一款台湾的教学辅助产品,给学校建机房、铺线、装机。

  先是一个朋友为了完成任务,让他们签一个清华同方的代理合同。当时朋友说,“卖不卖无所谓,签个代理合同就是帮忙了”。

  接着是山东省教育厅有一个世界银行贷款支持的项目,要给几家省属中小学校每家建一个计算机机房,买一批电脑,进行机房安装施工等。

  本来没想卖清华同方电脑的韩承志他们拿到了这个项目,成为清华同方电脑的销售大户,多年来一直是清华同方电脑的山东总代理。

  2000年前后,山东省教育厅出台了两个有关高校资产管理的文件,文件的一个最主要要求是高校要建立“统一领导、归口管理、分级负责、责任到人”的资产管理架构,实现“人人都管物,物物有人管”的资产管理理念。

  当时一个省属高校的固定资产在50万件左右,但没有专门的管理部门,没有专门的资产管理软件。重采购,轻管理。即使要管,也只是一两年一次资产清查,然后做成卡片,放起来。之后,设备怎么样了、在哪个部门、谁在用、状态如何、利用情况怎么样,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高校一致认为,必须要有合适的软件,才能够把学校的全部固定资产按文件的要求统一管理起来。

  省教育厅组织专家到天津、南京、上海等地考察一圈后,也没有找到符合管理要求的资产软件系统,只能定下来自己组织开发。当时的计划是由山东师范大学的教授带着几个学生开发。开发没问题,后续的安装、培训和技术服务怎么办?学生是要毕业的,不能教授一直盯着。再后来,省教育厅决定交给商业公司做,也找过浪潮、东软等,因为预算太低,没有谈拢。

  这样,给学校卖过电脑、建过机房的韩承志被教育厅找到,“暂时没钱,推广后看看再说,能不能做?”

  韩承志说,他没有一点犹豫就接下了这个出力不赚钱的活儿,因为这让他看到了实现理想的路。

  他招聘了几个程序员。恰巧一个已经确定移民加拿大的大学同学是写代码的专业高手,正在等签证,可以帮半年忙,他就这样组了一个软件项目团队,成立了公司的一个部门。

  2001年3月,开始组织软件开发;2002年5月系统开发完成,在当时的山东经济学院、山东轻工业学院、山东师范大学、山东科技大学等院校试点运行,随后在全省推广;2003年到2004年,软件已在山东省内的100多所高校安装使用。

  这算是自己做出的第一款真正得到较大范围应用的软件,也是第一款真正推向市场的软件。这时,韩承志大学毕业已经12年了。

  当时,这套软件由教育厅统一定价,每套两万多元。这样单一的收入肯定不行,韩承志又做了高校收费系统、结算管理系统等很多和高校相关的软件系统。

  如今,他们在教育领域的软件种类和使用单位都远远扩大了:软件种类从原来的资产管理软件扩大到集合学校全部管理系统的“智慧校园平台”,用户从原先的高校扩大到中高职学校和普通中小学校。而且,他们很快走出了山东。目前,仅高校智慧校园就包括高校教务管理、科研管理、人事管理、后勤管理、学工管理、实验室管理、资产管理、采购管理、档案管理、房地产综合管理、一体化财务平台、统一身份认证等几十个模块,超过1000家高等学校在使用国子的软件。

  撞进了软件之门、开启新的起点之后是不得不走的路,韩承志经历了艰难的9年。

  从2001年专注做高校资产管理软件系统开始,他虽然只是负责公司的一个部门,但在实际工作运转上已经相当独立于原来的公司了。所以,他们对外提到国子软件的历史时,都是从2001年推出第一款软件开始。

  不过,单独成立公司是在3年之后的2004年,当时还是因为接项目时需要软件企业的相关资质。软件企业资质的一项硬指标是软件收入要超过公司收入的35%,而当时软件的收入和每年上亿元的电脑硬件销售收入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们必须成立独立的软件公司。

  2004年刚成立公司时,韩承志为给公司命名想了一大堆名字。后来还是吸收了省教育厅一位处长的建议,命名“国子”。在中国历史上,国子监是国家的教育管理部门,也是最高学府。而当时韩承志他们只做学校的资产管理系统。这个名字贴切,也有文化味。

  但是从2001年到2009年,他们每年的软件业务收入都只是在一两百万元上徘徊,员工也只有十几二十人,公司的艰难可想而知。

  2004年,国有资产管理的最高机构财政部成立了行政资产处和事业资产处两个专门管理行政事业资产的处室。其后陆续下发了针对财政拨款的行政事业单位的第35号令、第36号令两个关于资产管理的文件。

  当时这些国有资产的管理现状和文件的具体执行,面临着和几年前山东省教育厅一样困境。

  算是巧合,一位曾经在山东挂职过的财政部处室领导听说山东的很多高校资产管理做得非常好,一打听,才知道是山东省教育厅组织国子公司开发的软件系统。

  财政部有关处室组织了一个队伍到山东省调研资产管理情况,对国子公司的高校资产管理软件进行了观摩、调研,还实地考察了使用国子软件系统的几所学校。就这样前后考察调研了5次,财政部专门撰写了《应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 实现高校固定资产的精细化和动态化管理》的调研报告,对国子软件的资产管理系统的应用情况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这是韩承志和国子软件的又一个起点。他们从单一的高校进入到行政单位;也因为知名度的提高,进入了更多包括高校在内的事业单位。

  2008年,国子软件和山东省财政厅、济南市财政局合作研发的“山东省行政事业资产管理信息系统”上线。这套系统被运用到全省各级行政事业单位管理大量的国有资产。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香港中联办等国字号政府机关,也陆续成为了国子软件的服务客户。

  线年。当年,国子软件的销售收入有了一个大的飞跃——超过1000万元,成为一家中型软件企业。

  经过3年的公司内部调整和建设,之后是新一轮强劲增长:销售合同额从2013年的1750万开始,以年均60%以上速度的增长,员工也达到了850人。对于软件企业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比之2010年前,如今的国子发展势头强劲:在2012年通过了CMMI 3软件开发成熟度评估,在2015年通过了CMMI 5软件开发成熟度评估。当时有这个证的,山东全省不到10家。今年初,他们获得涉及国家秘密的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软件开发甲级资质——这让他们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承接任何密级的管理软件的开发。

  只是,韩承志不无遗憾地说,这几年公司里的软件开发,一方面自己没有时间,另一方面太复杂也插不上手,只好在业余时间时而不时地用VC或VB写几个小程序来过把瘾了!

  直到今天,韩承志仍说,自己属于典型的“理工男”,更喜欢干技术,不愿意、不擅长和外界打交道。2013年,他用了3个月的时间终于成功动员一位干了十几年研发工作的资深副总去主抓销售。在他看来,这是国子软件销售合同额从2014年开始每年以60%以上速度增长的主要原因。

  但他显露出明显超出一个程序员具体思维的更宏观的思考——行政事业资产管理的理论来自实践、指导实践,并且在实践中螺旋式上升。

  2001年,韩承志组织队伍开发高校资产管理系统时,资产管理的理念是“人人都管物,物物有人管”;2006年,国家财政部颁布第35号令和第36号令,提出“安全完整、合理配置、有效利用”的管理目标;2015年,国家财政部又把管理目标明确规定为20个字“保障履职、配置科学、使用有效、处置规范、监督到位”。

  韩承志说,对于财政部2015年定下的管理目标,他感触最深的是开头4个字——保障履职。他认为,国有资产管理的终极目标就是保障国家事业的有效发展。管理软件不能只是一个简单的、机械的辅助工具,最重要的功能是承载管理思想,把理念、制度、流程内化到管理软件中、落实到实践上,让用户通过管理软件的使用,自然而然地就用上了先进的管理思想,提高了管理水平。所以,从2016年开始,他们又按照财政部的管理目标对软件系统做了一次大的升级。

  最新消息是,新的政府会计准则制度将于2019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对所有行业进行统一管理。韩承志认为,从“收付实现制”转变为“权责发生制”,这是一次思想的大转变,是从核算会计到管理会计的转变,是从管钱到管事的转变。

  同时,韩承志还认为,管理软件的发展终始是和国家的发展相吻合的,不仅要适应不断扩大的规模,还必须要适应新的管理思想。于是,他们组织专家对新政府会计制度进行研究,探索如何把这个管理思想应用到资产管理系统中来,如何通过资产管理来保证国家行政事业单位更好履职。

  这是在专注了软件代码30年、帮“大管家”管理好资产的路上专注走了十几年后,韩承志的最新思考。(责任编辑:洪大阳 执行编辑:李丹)



相关阅读:新万博

(编辑:新万博)

新万博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