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否科技直播开人看见评测媒体中立困境-新万博_新万博体育 

新万博


当前位置:新万博 > 关于 >

新万博

新闻中心

从爱否科技直播开人看见评测媒体中立困境

更新时间:2019-05-21 00:53点击次数:

  周一晚间,爱否科技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华为P30 Pro技术验证”的直播预告。虽然直播活动名称叫“技术验证”,但不同于以往,这次针对争议性评测观点的验证,更多是出于对员工失职与否的拷问。而当红主笔被拷问站不住脚,被严厉惩罚后,我对这个行业的疑问却更加多了起来。

  4月16日晚间的直播,一上来就略显气氛尴尬,当红主笔王跃坤继续强化自身观点,称华为P30 Pro拍月亮透过AI算法“拍出了不存在的细节”是一种欠妥的做法,尤其是在华为宣传过程中没有具体说明,这是AI算法加持的情况下。

  在略显尴尬和混乱的直播验证之后,爱否科技CEO兼科技内容团队主管彭林,针对王跃坤之前争议微博的措辞进行了质问。王跃坤经过简单验证猜测华为P30 Pro拍月亮是“纹理P上去的”,而后又改口称“好像是P的”,遭遇网友争议和各路自媒体蹭热点争相验证之后,王发微博解释了自己的措辞不严谨。但在直播时仍强调华为的做法是存疑的。

  经过其他科技媒体的验证,华为的技术并不是简单的“贴图”“P上细节”,而是侦测到“月亮”后,针对原有模糊的细节进行清晰度提升,甚至能够将原照片中不存在细节给“锐化出来”,将故意颠倒的细节给“还原回来”(知乎网友@小城 的验证),这证实了某一部分王跃坤的猜想。

  但包括这次王跃坤争议微博在内,爱否其他主笔在之前测评中三番两次出现过“黑华为”行为,让主打中立第三方的爱否科技团队遭遇了声誉贬值。之前主笔个人主观意见引导案例被网友称“屁股坐歪了”,以往积累下的质疑也在王跃坤不当措辞之后出现后果。

  在直播验证技术和质问王跃坤之后,爱否科技CEO彭林拿起了一份声明。名为《「华为P30 Pro拍月亮」事件说明及相关决议》的声明,主要表达的问题有几点:

  科技评测伴随发展,愈加容易触及“观点困境”。原文称之为“深挖的时候,就会遇到科技和人文的一些碰撞,其中提到的“观点困境”案例非常具有代表性:拍照是取悦眼球好,还是最大还原真实好。

  无论是出于任何一种原因,王跃坤在就职期间利用品牌资源和影响力做出不恰当表述,没有经过严格论证就发表争议观点,错误的引导了受众的认知,是极其严重的错误。管理层的彭林本人,以及COO王亮因为管理失职没有及时纠正错误,也在被处分决议之列。

  现如今的手机摄影没有不利用AI算法调整的了,华为P30 Pro用50倍混合变焦解决了“拍到”的问题,然后才是通过算法完善出细节,这个做法取得了比友商更好的效果。

  先是交待问题背景及根源,而后澄清官方观点、严肃对待主笔出错行为,这份足够诚恳的道歉书,一定程度挽回了一些声誉。但是直播开除当红主笔王跃坤,宣读声明之后不避讳谈及自身管理问题并宣布停更决议,则一定程度损耗了这家正直评测机构的能量。

  众所周知爱否是为数不多坚持不拿厂商钱做评测的媒体,收入模式中立的科技评测机构(靠售卖配件和二手数码产品盈利),而爱否喜欢招募敢说真话、敢于质疑甚至是有点“刺儿头”的员工,根源就在于它不拿别人钱。彭林在直播最后跟观众和员工说了几句掏心窝子的话,也切切实实承认了管理问题和制度建设层面的缺陷,导致了之前“黑华为”的问题,导致了王跃坤的不当言辞行为。

  从某种程度来说,爱否今天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事出有因,也本着事出有因敢于承担责任的态度面对自身问题。这家以人文视角和精辟点评为亮点,对科技产品充满情感的文艺范评测机构,栽在了最拿手的措辞表达上,这也给很多从事媒体的同行提了个醒:语言这东西是双刃剑,自由表达和快言快语能展露智慧引发共鸣,但最基本的规限没有之后,祸福只在一线之间。

  4月16日的直播中,彭林在声明提到了内容停更、加强学习的决心。但同时,彭林对爱否科技赖以生存的爱否配件业务网开一面,称爱否生活的账号还可以继续发布内容。4月17日晚,爱否科技的官方微信也正常发布了新媒体内容。

  在评测行业,以春秋文笔为本的乱象层出不穷,甚至是充当厂商的打手攻击对手,破坏行业竞争秩序。这种乱象已然是常态的重要组成,拿钱办事玩文字游戏也成为了基本生存手段。不过这个现象的本质还是数字游戏,这个行业本质上是要对流量进行变现的,在没有健康完备的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只能妥协于数字游戏,成为一个没有理想的、游离在厂商公关活动内外的文笔贩子。

  测评最开始发迹的那几年,拿厂商投资是一个还能说得过去的事情,就连爱否这样的媒体也拿过手机厂商的钱。那个时候大家都还摸不准这个行业的气候,所以敢吃螃蟹的议价能力和话语权也大,拿人钱的时候还敢立牌坊。例如ZEALER曾经就推出过饱受争议的苹果手机维修服务和产品顾业务。

  不过随着话语权天秤的倾斜,评测机构在缺乏Youtube那类具有成熟商业模式平台的环境中,逐渐走向了妥协。中国评测三大品牌,爱否、ZEALER和科技美学都因为种种原因陷入过停更困境,后两者没有探索出足够中立的商业模式,走向娱乐化和商品化趋势。

  王跃坤在《为什么「媒体老师」都是果粉?》个人博客文章中提到了一个有趣的业内现象:

  国内的手机厂商会把自己当作“甲方”,也就是下需求的一方。它会花一定的金钱向媒体购买一些正向曝光量,形式可能是软文、视频、微博互动抽奖等等。因此它会向媒体提出很多要求,最常见的要求就是“零负面”,这也是各位经常在门户网站上搜到全篇都是夸赞的文章的原因。

  这种策略对于小型媒体和自媒体颇为有效,甚至一些独立工作室都不需要金钱交易,只要能提供评测样品就已经足够收买他们了。对于名气较大、不依赖公关“采购”生存的媒体,厂商往往会提出资源置换,例如给独家内容、组织工厂参观、高管采访等。但无论公关手段是什么,目的只有一个:在产品的宣传期内,轰炸式地推出大量正面报道。一旦出现负面报道,就直接算作公关事故,因此一些刺头媒体(比如爱否科技)就会被厂商和公关直接拉黑——发布会不邀请,新闻稿不发,样机不提供。

  与其说厂商以评测资源和信息资源为要挟,还不如说是媒体没有好的土壤和环境。在美国Youtube平台为首的自媒体平台,透过细分和趣味解读竞争注意力也能获得广告贴片收入,加之有优秀的算法能够帮助内容找到受众,评测类媒体可谓是百花齐放。

  例如我喜欢的MrMobile就主打语言风格,例如我必看的AppleInsider则属于面对果粉群体的垂直内容生产者。各自有自己的受众,不必在满是枪文的世界标新立异搞客观中立、求全求大,是它们天生的优势。

  某种程度媒体发展的问题,是社会制度和市场发展程度乃至社会文化的问题,但是最直观最重要的还是收入模式的问题。那些长着美国脸的中国网红,哪个不是靠取悦中国民族主义心态变现的呢?

  同样,那些群起而攻之的(指质疑爱否和王跃坤)、拿钱做“伪评测”的媒体,哪个敢说自己就秉持正义是纯粹来搞科普论证的呢?事实上,正是爱否这样一家敢说真话,敢于面对自己问题的正人君子的存在,才让它们感到自己的丑恶。

  也正是因为它们放纵滋养各厂商“粉丝军团”的脑热行为,才导致今天爱否上纲上线,毕竟,这是一个圣人出现一丝瑕疵,大众就要砸毁神像、拆毁庙宇的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新万博

(编辑:新万博)

新万博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i